斗破小说网

第一章 南柯一梦(1 / 2)

【三国之铁戟温侯】1个月前 作者: 侯门十三少

斗破小说网 www.doupotxt.com,最快更新三国之铁戟温侯最新章节!

“我败了吗?”

吕布低声喃喃自语。

雨水打湿了脸庞,双目之中既有迷茫,也有不甘。雨水混合着血水,慢慢的流淌,滑过脸庞,低落在城楼上。

滔滔洪水淹下邳,空有赤兔方天戟!

建安三年,曹操率大军围攻下邳,吕布与曹操交战,接连失利,退守徐州。时曹军10w,布军三万,两军对峙于徐州。布从事陈珪、陈登父子勾结曹操,将徐州城献于曹操。布只得退守下邳。

吕布集粮草兵马于下邳与曹军相峙三月有余。曹操久攻不下,这时,南阳张绣连接刘表,跨过淯水,有意攻击许昌。

接到曹仁传来的情报,曹操有意回兵许昌,征讨张绣,又心有不甘,心中踟蹰不定。军师荀攸献计掘泗水淹下邳。曹操从其计,命人虚攻下邳,暗中派人于泗水上游筑起数丈高的堤坝。

一连数日的暴雨,致使泗水河水暴涨,水位不断的攀高,趁着此时,曹操命人掘开堤坝。

没有了阻挡的洪水,如千军万马汹汹而至,灌进下邳城。坚如城墙的城门,在汹涌澎湃的洪水面前,显得如此的不堪一击。洪水冲进下邳城,吞噬了一切。

毫无防备的城内百姓,立刻被吞没,数万百姓命丧于洪水之中。城外一片汪洋,城内哀鸿遍野,伏尸百万。

下邳城守兵被困在城内,进出不得。三日之后洪水退去,天空依旧下着雨。曹军开始集结

吕布右手握着鱼肠宝剑,横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眼中充满着绝望,和不甘!

左右亲兵大惊,纷纷劝道:“主公,不要!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!我等愿誓死护卫主公突出重围!”

众亲兵纷纷跪倒在地,祈求道。

吕布看着从并州起就跟随自己的一干亲卫,一干忠心的兄弟,觉得心中有所亏欠!

他们对自己忠心耿耿,如今却要因为自己的败亡,而命丧于此,从此再也不能回到故乡,哪怕死了,也不能魂归故里,心中的愧疚之感更甚!

年少时,为保乡邻免遭外族人的欺凌,自己从军入伍,横行大漠,斩杀胡掳!那时候身边聚拢着一批肝胆相照的好兄弟!和他们既有兄弟之情,又有一起并肩作战的袍泽之义!

可自从逐鹿中原,割据一方开始,先是败走关中,又有濮阳的失利,如今又兵败下邳,身边的兄弟,死的死,伤的伤!曾经许多兄弟,一路跟着自己,如今剩下的也就这些人了!

可他们换来的是什么?

高顺是对自己最忠心的,可自己竟然不信任他,数次剥夺其都督之权!张辽呢,文武兼备,智勇双全,具有大将之才,可自己因为轻信魏续等人,而弃之不用!

我败得不冤啊?吕布在这一刻,才幡然醒悟过来!

可高顺和张辽守卫东门和西门,不在于此,否则,自己定要自刎之前,定要向他俩认个错!

只是,一切都怪自己醒悟的太迟了!

“我吕布,对不起你们!你们从并州时就一路追随于我,无怨无悔,我吕布愧对你们!”

“今曹军攻破下邳,本将也知道,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!昔日西楚霸王兵败垓下,无颜面对江东父老,自刎于乌江!今有我吕布无颜面对众位兄弟!”

寒芒闪过,脖颈处鲜血汩汩流淌!

在弥留之际,吕布看到的是跪在地上那一双双坚毅的眼神,此刻却充满了无尽的绝望!

他们大声的呐喊,脸上满是痛苦绝望!

永别了,我的爱人,我的婵儿!

若有来生,我吕布发誓,定不负江山不负卿!只是还有来生吗?

在意识完全流之前,吕布凄然一笑,还有来生吗?

在一片片呐喊声中,曹军如潮水般冲进了下邳城!一行清泪,从吕布的眼角滑落!高大伟岸的身躯,轰然倒塌,吕布慢慢地布闭上了双眼!

城楼上那绣着“吕”字的大旗,也跌落城墙!

城外,传来震天的喊杀声,曹军如潮水般涌入下邳城。

淅淅沥沥的雨水,冰冷而彻骨,深入骨髓!它冲刷着城楼每一处边边角角,好似想要将战争的印记给洗去……

一梦千年,初平二年冬,长安城并州军大营!

军营是一座容纳数千人的大营,大营四处建起了栅栏和箭塔,营中星罗棋布的军帐,错落有致地分布在营中四周!大营中间是一座空旷的校场,四周架起了数座火盆,将大营中照亮的通明普通白昼!

校场正前方,搭起了一座简易的点将台!台上一身高九尺,身材伟岸,容貌清秀,神色冷酷的男子,伏于案上!

那棱角分明,如刀削的眉宇之间,若有若无散发着一股舍我其谁的霸气!

此人便是吕布!

却说此刻,校场上,并州士兵在一员大将的带领下正在忘我的进行着厮杀练习!喊杀声如潮,划破了宁静的夜空!士兵们手持长枪,盾牌,长剑,不断地挥出,不断地收缩,阵型不断地变化,时而成成尖锥型,时而成大雁行,时而成圆形!阵型变幻莫测,变换速度极快,却有条不紊,毫无混乱!

在一片片喊杀声中,天空飘起了鹅毛般的雪花!

冰冷的雪花落到吕布的脸上,片刻熔化成水珠!

吕布霍然起身,从睡梦中惊醒!

刚刚从睡梦中惊醒的吕布,眼神之中带着莫名的惊恐,以至于撞到了身后的兵器架!

围拢在吕布身侧的亲卫,连忙上前扶住吕布!

吕布推开众人,茫然四顾,问道:“这是哪里?”顺道摸了摸脖子,原来是做梦!

众人纷纷感到奇怪!只听亲卫统领陈卫回道:“这里是并州军大营!”

吕布点点头,看着校场之上那个领着并州兵正在训练的大将,心中既有一丝愧疚,也有一种欣慰!

吕布忽然想起什么,大声唤道:“唤高顺来见我?”末了,又喝道:“张辽何在?”

“末将在!”

一身高八尺,面如冠玉的青年武将,语气淡然,从众将之末施施然走了出来。

吕布看到张辽时,流露出一种欣慰和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张辽在与吕布目光接触时,心中感到惊奇,可也没有多想。

吕布只是刚刚做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兵败下邳,自刎于白门楼。

自己的身边也只有张辽和高顺,所以下意识的呼唤张辽和高顺,只想确认一下他二人是否活着。

高顺此刻依旧在校场上全神贯注的训练着,哪怕此刻天空飘着的雪花如鹅毛般大,也熟视无睹。

那三千并州兵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,依旧是忙碌而有条不紊。

早有亲兵去传唤高顺,高顺便将训练任务交给副将,来道点将台上,向吕布行礼。

吕布见到高顺时,心中才稍安,点点头,只是吩咐道:“子谦,天气日渐寒冷,可要注意身体!”

高顺身高八尺,国字脸,颌下寸许胡须,古井无波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色。他为人清白有威严,不苟言笑,哪怕遇上天大的喜事也难见笑容,所以只是淡淡的道:“多谢主公关心!”

吕布点点头,吩咐众将道:“且先好好在此练兵,天气寒冷,令军需处多备用御寒物资,供将士们御寒!”

高顺等人谢过吕布,吕布挥手示意众人各自离去。

今日本来先来无事,趁着夜色前往军营观看高顺的练兵,不想因为困意,睡着了,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

吕布梦到自己兵败白门楼,落得个自刎的下场。

从梦中惊醒过来之后,心绪变得繁重起来。脑中不断的回想着之前的梦。在勉励众将一番之后,吕布带上陈卫和秦宜便往长安城进发。

雪越下越大,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,片刻之间,天地之间便披上了一件厚厚的白色绒衣,踩在上面,松松软软地。

北方的雪较之于南方,显得大气和磅礴,天地之间,银装素裹的,白天更加亮白,空气变得更加澄净。

吕布骑着赤兔马,信马由缰的在往长安城的路上,因为心中有了心事,一行人,晃晃悠悠地,倒像是踏雪的游人。

身后陈卫和秦宜等数名亲卫缀在身后。

路上几乎看不到行人,进入长安城内,两旁地街道上,店铺,酒肆,客栈早已歇业打烊。如此寒冷的天气,百姓们更愿意躲在家中吃着热饭,喝着烈酒,或者搂着自己的婆娘睡觉。

街道上很安静,与那皑皑白雪相得益彰,更加承托出雪夜的宁静和优美。

吕布脑海中还犹自想着刚才的梦,无心去欣赏这长安的雪景。

因为这个梦如同梦魇一般,萦绕在吕布的心头,又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利剑,又在鞭策自己。

正低着头的吕布,抬起头蓦然看到街道另一侧,靠近东城区那一处贫民窟,一袭水绿衣衫随风飘扬,说不出的飘逸和优美。

那是一个如同山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,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子。虽然远远地看不清她的秀丽姿容,但吕布能够感受到女子带给自己的心灵的惊艳。

这里是贫民区,流浪着许都无家可归的人。他们有的蜷缩在屋檐下,有的多在破败的茅草屋中。

天寒地冻,他们蜷缩在一起,瑟瑟发抖,偏偏又赶上大雪纷飞。今夜,注定他们之中许多人扛不过今夜的寒冷。

乱世人命如草芥,董卓劫汉帝迁往长安,裹挟洛阳数百万人口。董卓一向纵容麾下将士**掳掠,这期间又有多少百姓流离失所,无家可归,妻离子散。

长安虽然繁华,但这繁华的背后,总有许多流浪无家可归的人,留宿街头,徘徊在生与死的边缘。

吕布暂时忘记困扰自己的那个梦,远远地在静静地注视着这个女子。

这名女子,正跨个竹篮,一个一个的将馒头递到那些流浪人手中。

那些流浪着并没有去争抢,而是静静地等待着。
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