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破小说网

第六章 美人计(1 / 2)

【三国之铁戟温侯】1个月前 作者: 侯门十三少

斗破小说网 www.doupotxt.com,最快更新三国之铁戟温侯最新章节!

吕布的确被貂蝉的美给惊到了,相比较于蔡琰的美,貂蝉的美,更倾国倾城。

如出水芙蓉一般,那剪水般的眸子,名动而有神,时而妩媚,时而深情,时而哀怨缠绵。

歌声如黄莺般动听,她莲步轻移,翩翩起舞,身姿曼妙、曲线优美,婀娜多姿。

一袭秀美的长发,乌黑亮丽,披于双肩之上。身材修长,瓜子脸,柳叶眉。眼似秋水,肌肤似雪,面若桃花,声如黄鹂,此刻哪怕最好的语言也显得苍白无力。

貂蝉巧笑倩兮,对着吕布盈盈一笑,不得不承认,貂蝉的魅惑的确摄人心魂,而且很有手法。

吕布还似云雾中,让人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是今世的宿命还是前世的宿命?吕布感到一阵茫然,怀抱惘如隔世的惆怅,淡光薄影,暗香幽芳。

人美,歌声也美!貂蝉那秀美的长发轻轻地不经意间拂过吕布的鼻端,如微风轻轻拂过桃花林,芬芳入鼻。

吕布一时之间陶醉其中,浑然忘记了这是王允使的连环计。一曲舞毕,貂蝉飘然离去,宛若谪落凡间的仙子,重归天庭。

良久,吕布才回过神来,举起一杯酒灌入喉咙中,酒入肝肠,道了一声好:“好!”

“王司徒有此女儿,当真是好福气!”

“那是自然!不知司徒之女可曾许配人家?”

王允笑呵呵的道:“小女自小心性高傲,非英雄不嫁!”

吕布那还听不出来王允的话,当下道:“司徒大人,令爱国色天香,实是让布着迷不已!司徒大人可否能够割爱,将爱女许配给布,布铭感五内,必报此恩情!”哼,许教你先答应,吕布心中冷笑地想道。

见吕布如此上道,王允心中窃喜,杨彪、士孙瑞等人也是心中暗喜。

“将军乃是太尉大人倚重的爱将,又是朝廷的重臣,更是虎牢关独挡十八路诸侯的英雄。小女仰慕将军久已,今日也是为了小女心中之所愿,请将军过府一叙。”王允说了一通,看了吕布,见其热切急盼,当下笑道:“将军能够垂爱小女,自古美人配英雄,老夫又岂能拂了将军的好意!老夫愿将小女许配给将军!”

吕布喜色眉梢:“那就多谢司徒大人了!”

“哈哈!”王允也是大笑道,随即话锋一转,道:“不过,老夫好歹是朝廷司徒,位列三公,所谓三书六礼是必不可少的,将军不妨改日亲自上门提亲,老夫也希望爱女能够风风光光的嫁给将军,你看如何?”

吕布一听,突然仰天大笑起来,弄得众人面面相觑。

王允亦是一脸的惊愕,问道:“莫非将军不愿意娶小女?还是不愿风风光光的迎娶小女?”

吕布摇了摇头道:“布自见貂蝉姑娘便心中早已爱上,又岂会不愿意娶貂蝉姑娘了。”

“那将军何故发笑?”

吕布指着众人道:“某不过笑司徒使得好手段。某杀人当以刀剑见血,而司徒大人杀人不用刀剑却刀刀见血。某实则佩服至极。”

王允大惊,脸色变得阴晴不定。其余人等亦是惊讶的看着吕布,不想吕布竟然识破此计。

吕布不管王允等人,自顾自的喝起酒来。

王允毕竟是个久谙官场之人,老谋深算,行事老练,也只是瞬间的尴尬,随机轻轻笑了笑便瞬间缓解了尴尬,道:“将军说笑了,允不明白!”

“不明白?”

吕布哈哈笑道:“诸位想杀董卓,却又担心某不必肯与诸位戮力同心,故而用貂蝉行使美人计,先许给我吕布,后又暗许董卓,是也不是?”

王允彻底震惊,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吕布,确定吕布不似作假又不似胡乱猜测,当下又猜不透王允心中慌乱,面上故作怒道:“允诚心待将军,愿成就一段美好姻缘。既然将军无意与允交好,那就请便!就当今日之事,没有发生过!”

“哼!”

吕布当下便怒道:“司徒大人既已将貂蝉许诺给某,而今貂蝉姑娘便是某之人,此事由不得司徒大人做主!”

王允指着吕布怒道:“我与将军同殿为臣,又是位列三公,将军若是敢如此蛮横,告到董卓那里,只怕将军讨不到什好处。”

“哈哈!”吕布转怒为笑道:“司徒大人何须大惊小怪!诸位既然想杀董卓,又何须让貂蝉姑娘行使此等美人计!某亦欲除掉董卓,奈何独木难支!既然诸位与某有诛杀董卓之心,某岂有不应允之理?”

王允还未反应过来,倒是士孙瑞很快就想明白了,朝王允使了个眼色。王允会意,看向吕布道:“将军此言非戏言?”

吕布不悦道:“哼,如何戏言?”从怀中取出匕首,当下刺臂出血道:“某誓杀董卓!”

士孙瑞眼睛骨碌的转了转,轻笑道:“将军不怕我等去向董卓告密?”

吕布深深的看了一眼士孙瑞道:“是吗?既然不是,那某便这就离去!”

士孙瑞连忙拦道:“将军误会了!某不过试探将军耳!”

“想不到将军早已有此心了。!董卓祸国殃民,残暴不仁,欺凌天子,荼毒百姓,人人欲得而诛之!”杨彪说道董卓时,忍不住拍案,痛彻心扉的说道。

“只要诛杀了董卓,将军又何愁不能显贵于朝堂,荣华富贵又岂在话下?”

“某能娶貂蝉姑娘,于愿足矣!”

王允心中稍定,原来此人不过是贪图美色,如此就更好办了。当下便允道:“将军放心,择日选定吉时,允自当将小女嫁给将军!”

吕布却摇了摇头道:“若是司徒大人明许给我,暗送董卓,某悔清了场子,杀了司徒大人,亦无事于补。”

王允愠怒道:“将军,允好歹官居司徒,位列三公,怎会出言反尔?”

吕布依旧摇头道:“与司徒大人相比,某确实不信!”

王允气的戏中大骂,只是眼前的吕布,半是恶魔,半是无赖,还真没有更好的办法。当下只好说要前去和女儿商量。

吕布想了想便允了。

且说后院中,献完歌舞,貂蝉一人趴在亭中的围栏上,看着天上的月亮出神。刚刚下过雨,此时的天色,明净而清澈。月亮半遮半掩,躲在云层中。或许是因为貂蝉的美,而让月亮都感到自愧不如。月下美人,本该是一副多美的画面,但貂蝉的心中愁情满腹。

貂蝉望着月亮,思绪早已飞到宴会席间。虽说自小命运多舛,但如今的貂蝉也是二八年华,正是情窦初开时候。见到吕布时,吕布那种阳刚之美,那英武挺拔的气质,特别是那双如星眸般的眼睛,深深的吸引着她。

貂蝉从未见过如此英武倜傥的男子,或许在这一刻,貂蝉芳心暗许。正是如此,貂蝉才有一丝的伤感。

聪慧如貂蝉,早已明白这个道理。自己和那个男子,只怕是有缘无分了。貂蝉伸出纤细素白的左手,捋了捋垂下来的秀发,轻轻叹了口气。回想起昨夜王允对她说过的话,貂蝉更添一丝伤感。

月上眉梢,清风吹拂,夜色已深,貂蝉转身正准备回去,愣了愣,见王允来到亭子中。貂蝉微微福了福礼,之后边去搀扶王允。

王允挥退了在一旁侍候的侍女和家仆,对貂蝉道:“为父已经答应了吕布,今日便送你去吕布府上。”

貂蝉疑惑的望了望王允,轻声问道:“为何是今日?”

关闭